繁體中文
  • 繁体
    简体中文
  • 繁体
    繁體中文

青苹果

守护您的资产安全

添加客服微信号向客服提问咨询

人物 | 密码朋克教父 Timothy C. May

2018-12-26 03:19:19 70 引领区块链+电商发展,青苹果带来无限可能

人物 | 密码朋克教父 Timothy C. May

历史是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所谓“创作”,只需忠实记录历史进程中的决定性瞬间便已足够。这些时刻,宛若星辰般散发光芒,普照黑夜。

——茨威格《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十四篇历史特写》

 

2018年12月15日,“密码朋克”运动发起人、英特尔早期首席科学家、《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作者 Timothy C. May 安详地在家中离世,享年67岁。

 

这一年,许多大咖相继离世,比如影响力遍及全球华人世界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比如比肩牛顿和爱因斯坦的著名物理学家霍金。

 

跟他们相比,Timothy C. May 似乎籍籍无名。但在加密经济领域,他是基石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他主导的密码朋克运动,中本聪的去中心化点对点数字资产理念就不可能出现。

 

可以说,加密经济虽然还年轻,但绝不是历史偶然的产物。正是在一代代巨人的推动下,我们今天才能在以中心化为主导的世界看到珍贵的去中心化理念及其相关的经济模型和行业应用。

 

Timothy C. May 去世的消息由其挚友、匿名网络保护项目 Tor 早期投资人 Lucky Green 最先宣布。他在 Facebook 上表示,本周早些时候,他亲爱的朋友梅,在加州科莱丽托(Corralitos)的家中去世了。

 

他沉痛地说,“如果没有遇见 Tim May 并与他成为朋友,我根本不会进入这个领域。”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推特转发 Timothy May 的文章表示哀悼。智能合约概念提出者 Nick Szabo 在演讲时,一定会提及 May。数字资产媒体 Coin Rivet 更是直接称其为“BTC 的教父之一”,可见他在区块链领域的影响力。

 

Timothy May 是科学家、电子工程师,同时,也是科技政治的自由斗士。

 

一、供职英特尔,解决 Alpha 粒子问题

 

Timothy May 曾是 Intel 的首席科学家和电子工程师,任职期间的最大成就是解决了集成芯片上的 Alpha 粒子问题。

 

在英特尔供职期间,他发现,当元器件的特征达到临界尺寸时,会影响集成电路的可靠性,其中单个 Alpha 粒子可以改变存储值的状态,并导致单个事件混乱。

 

据他分析,当时英特尔硬件包装使用的是由黏土制成的陶瓷,具有轻微的放射性,这会导致 Alpha 粒子问题。

 

为解决这一问题,他带领团队进行了多次试验,最终通过增加电池电荷的途径,降低了硬件对 Alpha 粒子的辐射敏感性,并使用塑料材料代替陶瓷,来减少放射性。

 

1979年,Timothy May 发表了关于 Alpha 粒子的研究论文“Alpha-.le-Induced Soft Errors in Dynamic Memories”,并在1981年获得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协会(IEEE)颁发的 W.R.G.Baker 奖。

 

人物 | 密码朋克教父 Timothy C. May

图:青年时代的 Timothy May

 

二、自由经济学派的忠实信徒 ,发表《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

 

货币自由化是经济自由化的必由之路。从马克思到哈耶克都曾就国家权力的边界进行过深入探讨。

 

计算机技术的诞生和发展,给了自由更多的可能性,但还需要一个催化剂。

 

上世纪 80 年代,在旧金山湾区,一群自称“密码朋克”的人开启了加密经济理念的传播之路。

 

加密技术意味着不被干预,独立和自治,打开了个人自由的新篇章。

 

他们声称,“我们利用密码学、匿名邮件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捍卫我们的隐私”。

 

遗憾的是,加密技术能够实现前两项,但电子货币一直未能成功设计出来。

 

1978 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本科生 David Chaum 研究如何创造盲数字签名,这个公钥加密的想法创造了群组数据库,让组内成员说法属实的同时,又保留了成员的匿名性。

 

1980年中期,Chaum 发明了能匿名付款且保证资金真实的方式。消息很快传开了,并在无政府主义者中掀起了浪潮。

 

不过 Chaum 的方法并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双花问题依然需要银行解决。

 

Timothy May 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了。

1986年,Timothy May 从英特尔退休。

1988 年,他效法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用区区 500 字写下了《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The Crypto Anarchist Manifesto)一文,正式宣告密码朋克运动开始。

 

这篇开创未来的文章写道:

 

正如印刷技术改变并削弱了中世纪行会和社会权力结构的力量一样,密码学方法也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交易的干预。

 

与新兴信息市场结合,加密无政府主义将为所有图文素材创造一个流动的市场。

 

像铁丝网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发明,使大片牧场和农场的围栏成为可能,从而永远改变了西部边境的土地和产权概念。

 

看似微不足道的发现也出现在了小众的数学分支中,成为剪线钳,剪开束缚知识产权的铁丝网。

 

起来,你们除了铁丝网什么也不会失去!

 

三、密码朋克:输入世界,输出自由

 

May 以共同创建“密码朋克”(Cypherpunks)邮件列表而闻名,随后开启了一场加密无政府主义运动,密码朋克是它的革命军。

 

Timothy May 指出,“计算机技术将为个人和团体提供前所未有的匿名沟通方式。”

 

关于加密技术如何成为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前沿,他早有先见之明:“通过对加密数据包进行广泛的重新路由,以及加密协议的防篡改机制,当局对网络的交互路径将无法追踪,可以完美地保证数据不会遭到任何篡改。”

 

1992年底,Timothy May 联合另外两位技术大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家 Eric Hughes 和 Sun Microsystems 创始员工之一的计算机科学家 John Gilmore,邀请了二十位最亲密的朋友参加了一次非正式会议。期间,他们讨论了一些程序和密码问题。

 

从这时起,数字资产的神秘大门被他们打开了。

 

最初,这个会议只是一个纯私人性质的聚会。但后来,却逐渐演变成了在 John Gilmore 当时任职的公司 Cygnus Solutions 举办的月度会议。

 

在首次会议上,参与 Jude Milhon 将这个组织命名为“密码朋克(Cypherpunk)”。旨在结合电脑朋克的思想,强调电脑空间下的个体精神,使用强加密技术保护个人隐私。

 

至此,这个组织开始扩张。可能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举动将来会在全世界引发轩然大波。

 

随着“密码朋克”小组的不断发展,他们决定建立一个邮件列表,使湾区以外信奉相同理念的人群和组织也能自由交流。

 

邮件列表开始迅速流行起来,订阅用户量不断扩大。他们交流想法,讨论发展,每天都有大量提议,并进行密码测试。当然,所有这些交流都是通过加密方式进行的。

 

早期的密码朋克组织大咖云集。除了 Timothy May 之外,Tim-Berners Lee(万维网发明者)、Julian Assange(维基解密创始人)、Nick Szabo(智能合约的发明者)和 Sean Parker(Facebook 的创始人之一)等人都为这一组织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自由理念的感召下,人们开始尝试着开发数字资产。

 

四、密码朋克肇始的数字资产研究

 

1997年,Adam Back 博士创建了一个“Hashcash”,首次尝试匿名交易系统的研发。

 

Hashcash 是一种反垃圾邮件机制,它通过增加发送电子邮件的时间和计算能力,从而使发送垃圾邮件的成本提高:发件人必须证明他们已经花费了算力在电子邮件标题中创建邮票,然后才能发送邮件。这其实就是后来 BTC 模型中使用的工作证明(POW)的雏形。

 

1998年,戴伟(Wei Dai)发布了 B-Money 提案,并推出了两种维护交易数据的方法:

 

网络上的每个参与者将维护一个独立数据库,这个数据库中记录了用户的资金信息;

 

所有记录都由特定的用户组保存。

 

在第二种选项中,对记录数据进行监管的用户组表现诚实的话,就会获得激励。为此,他们需要把自己的钱存入到一个特殊账户中;如果他们表现的不诚实,就会损失这笔钱。这种方法被称为“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

 

由于权益证明的效率很高,因此被后来出现的许多数字资产所采用,比如以太坊(ETH)。

 

2004年,Hal Finney 借鉴 Hashcash 原则,创造了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

2005年,Nick Szabo 发布了一个名为“Bitgold”的提案,正式推出“智能合约”概念。

 

正是由于这些先驱筚路蓝缕,一步步推动,才有了区块链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BTC 白皮书问世。

 

五、中本聪登场,BTC 问世

 

2008年10月,一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匿名人士(也可能是匿名组织)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发布了一篇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这篇论文在前人的 B-Money 和 Hashcash 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解决了区块链开发者所面临的许多重大问题,比如“双花”(double-spending)。

 

2009年1月3日,BTC 创始区块被挖掘出来,加密经济正式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去中心化理念也开始以加速度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Timothy C. May 解决了集成芯片上的 Alpha 粒子问题。同时,作为密码朋克的发起人之一,为如今的区块链技术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思想源泉。

 

可以说,正是由于 Timothy C. May 等人的贡献,BTC 成为历史的必然产物。

 

人物 | 密码朋克教父 Timothy C. May

图:晚年的 Timothy May

 

六、Timothy C. May 眼中的,数字资产行业

 

凯文·凯利(Kevin Kelly,或称“KK”)在其巨著《失控》中写道:在1992年夏天,一个由富有创意的数学黑客、公民自由主义者、自由市场的鼓吹者、天才程序员、改旗易帜的密码学家以及其他各种前卫人士组成的松散联盟开始创造、拼凑甚至是盗用加密技术,并将其植入网络之中。他们管自己叫“密码朋克”。

 

计算机与加密技术诞生,给了自由更多的边界和可能,进而诞生了“加密无政府主义”。

 

这群“叛逆者”认识到,互联网的诞生既是自由的机遇,又是自由的威胁;它有助于开拓世界,也有可能令国家毫不受限地侵入私人的生活领地。他们认为:现代社会蔓延着对个人隐私和权利的侵蚀。在数字时代,保护隐私对于维持一个开放社会是至关重要的。

 

以 Timothy C. May 为代表的密码朋克,就像“自由女神”,引领了加密技术和思想的起源。

 

在 Timothy C. May 的眼中,一串加密数字作为武器的杀伤力,如同导弹。

 

他说:“要阻止信息的越界流动是一件毫无希望的事情。加密技术与去中心化可以打开个人自由的新篇章。” 

 

这一理念在 BTC 中得到了完美体现:去中心化的追求,对匿名的拥抱,自由主义的原则。

 

但随着行业发展,不免出现乱象。

 

在接受 CoinDesk 采访时,Timothy C. May 表达了对数字资产的看法。

 

他认为,数字资产不可避免的会与法律制度有交集。像“代码即法律”这样的口号是有抱负的,但并不正确。 

 

“我认为几乎所有新技术都有一些人不喜欢的用途,也会有一些糟糕的用途,但是技术创新的步伐依然会前进。”

 

同时,Timothy C. May 认为,在目前的数字资产行业中,存在着严重的投机现象。 

 

“我们不会在只有想法的时候就贸然宣布推出产品,我们不会草草创立一家公司,又随时关闭它,我们也不会从那些企图以 BTC 暴富的人身上发起募资。

 

加密资产公司和交易所的工作,主要的兴趣似乎在投机性的东西,只是为了投机。”

 

30年后的今天,加密技术的发展路径已经部分的印证了《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中的预见,我们相信,Timothy C. May 所描绘的加密世界已经不远了。

 

他的去世是加密技术行业的损失,引发了巨大悲痛。斯人已逝,但他留给世界的憧憬将一直引导区块链行业前行,他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将被铭记史册。

 

Timothy C. May 虽已辞世,但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附:《加密无政府主义者宣言》译文

Timothy C. May <tcmay@netcom.com></tcmay@netcom.com>

 

一个幽灵正在笼罩着现代世界,一个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幽灵。

 

电脑技术正处在一个变革的临界点。它将为此提供了可能:个人及群体以匿名的方式交流互动——两个人可以交换信息、做生意、谈电子合同而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名和法律身份。在网上的交互行为将无法追查,因为通过使用加密协议、加密包和反干预工具进行大量复杂的重编路由,可以几乎完美地保证加密不被破解。信用会变得无比重要,在交易中比今天的信用评级更重重要得多。这些发展将彻底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限制其征税和对经济活动的控制、隐匿信息的能力,甚至彻底改变信任和信誉的性质。

 

这场技术将带来一场社会革命,同时也是经济革命——在过去十年里,理论曾有论述。这些方法基于公钥加密、零知识证明交互系统,以及用于交互、认证和验证的各种软件协议。一直以来,欧洲和美国的学术会议在密切关注这些技术,这些都是国家安全局密切监测的会议。但直到最近,计算机网络和个人计算机的发展速度才使这些想法变得可行。接下来十年,这些技术的发展速度会更快,使这些想法在经济上可行,并不可阻挡。高速网络、ISDN(综合业务数据网)、防篡改工具、智能卡、卫星、Ku 波段发射器、多 MIPS 个人计算机,和加密芯片等正在发展的技术,都将成为赋能技术。

 

国家当然会试图减缓或阻止这种技术传播,理由是国家安全——毒贩和逃税者也会用这些技术,以及对社会解体的担忧。其中许多担心都是有道理的;加密无政府状态将允许国家机密自由交易,并允许非法和被盗材料进行交易。一个匿名的计算机化市场甚至会使暗杀和勒索交易成为可能。各种犯罪和外国势力将成为加密网络的活跃用户。但这不会阻止加密无政府状态的蔓延。

 

正如印刷技术改变并削弱了中世纪行会和社会权力结构的力量一样,密码学方法也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交易的干预。与新兴信息市场结合,加密无政府主义将为所有图文素材创造一个流动的市场。像铁丝网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发明,使大片牧场和农场的围栏成为可能,从而永远改变了西部边境的土地和产权概念。看似微不足道的发现也出现在了小众的数学分支中,成为剪线钳,剪开束缚知识产权的铁丝网。

 

起来,你们除了铁丝网什么也不会失去!